/

山塘随笔||又到中秋月圆时

时间:2021-10-23 阅读量:

2021-10-23

又到中秋,天凉好个秋!



中秋,月圆,万家,团圆。一种中国式的幸福感油然而生。还有人觉得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?未必!“嫦娥”九天已揽月,“天宫”漫游在苍穹。三位航天员刚从天上回来过中秋节。中秋之月,中国的才更圆更靓丽。


东坡先生吟道:“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”总感觉古人的丝丝愁绪萦萦绕绕挥之不去。古代文人,多愁善感。眼睛里的秋之落叶,使诗人滋生了那种幽怨失落之感。他们看到花谢,眼泪都会掉落来的。不像平头百姓为生活所迫,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播种着希望;而到了秋,会有收获,收获一种满足,一种幸福。什么草呀花呀月呀,蚕乡的人才不稀罕呢!



中秋节,善琏含山一带习惯叫“八月半”。八月半要吃月饼,月饼不叫月饼,叫“翻梢”。说是八月半吃了“翻梢饼”,以前吃的亏吃的苦一笔勾销了。蚕乡人说,吃亏是便宜。这看似矛盾,其实是蚕乡朴素的辩证法。含山唐觉得,我们蚕乡人心地善良,亏吃了就吃了,苦受了就受了。人,总不能永远生活在阴影里。生活应该是阳光的,活泼的,积极向上的。吃苦耐劳,是蚕乡人的品质。能吃苦的人,才能创造幸福生活。


月饼叫“翻梢”,传说是有来历的。“翻梢”的来历,出自元朝的一个传说。相传元朝统治者对汉人欺压太甚,各地汉人纷纷起来反抗,南浔、练市、善琏一带人民也暗中串联,准备在中秋起义杀“鞑子”(对元军的统称),他们利用民间在节日前互相送月饼的习惯,在月饼下的小块垫纸上约定起义的时间和暗号,并把月饼称为“翻梢”(翻身报仇的意思)。难怪啊,那苏式月饼,底下贴一方小纸,油油腻腻的。现在老一辈人,还有把月饼叫做“翻梢”的。月饼,原来是有故事的啊。



中秋节,不能少了嫦娥。传说嫦娥的丈夫后羿一连射掉九个太阳,地球才不至于热得像个烤炉。这是为人民造福啊!所以我们得感谢这个后羿。听说后羿射日的地方就在湖州。哪里?湖州南浔区菱湖镇的射中村,古时叫射村。呵呵,这个射中村,原来是后羿射日的地方。那嫦娥也应该是湖州人。如果不是,那也应该是外地到湖州打工的,然后居住在湖州了,也算半个湖州人。结果,嫦娥偷吃了不死药就飘飘然升到了月宫,成仙人了。从此,后羿和嫦娥的爱情故事天下皆知。后羿没有不死药就上不了天到不了月宫。无奈之下,他就在嫦娥升天这日的夜里,就是八月十五中秋之夜,设坛祭月。天地虽相隔,而爱情这条红线,飘逸几十万里,这怎能不让凡间的男男女女感动?


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还是东坡先生实惠。嫦娥成了仙,苦煞凡间多情男和女。追求美好,追求纯真的爱情,追求幸福生活,终究没错。然酒肉朋友柴米夫妻,感情不能太理想化。凡间男女,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好在原先蚕乡男女青年谈情说爱,不会千里之隔。最多三四里五六里路。一起看个露天电影,秀个恩爱要左顾右盼,当然也有胆子大的。



时代车轮滚滚向前,人间情爱,千里姻缘一线牵。这倒是应了东坡先生的“千里共婵娟”。王家媳妇四川的,李家媳妇贵州的,孙家媳妇河南的。呵呵,善琏各村,每一村,都有这样的媳妇。含山唐在编《善琏镇志》时发现,有些姓氏全镇只有一人。善琏镇有多少姓氏只有一人呢?有57个姓只有一人。这些姓,也许大多是外来的媳妇吧。“孔雀东南飞”,从内地到东南沿海,打工潮绵绵延延。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”中秋佳节,那些只身在外,未能回家团聚的打工者,也许只有望着皎洁之明月,以解思乡之情。


月到中秋分外明。中秋能否赏月,这得看老天爷是否眷顾。记得2016年那年中秋节,老天爷大雨倾盆,把个湖州浇成了真正的水乡泽国。老天爷中秋之夜下雨,月亮无影无踪。含山唐不禁给她打了个油:“中秋月夜未见月,大雨滂沱水涟涟。亏得霓虹七色彩,无月之夜也流连。若问明月去何处,月亮弯里已入眠。”月亮虽未见,但城里的霓虹灯火色彩斑斓,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。再说,南太湖月亮湾里的“月亮”,每日每夜都能看见。



2016年的中秋节,还是未见月之尊容。2017年该可以赏月了吧。2017年的中秋节确实未下雨,但这月亮还是扭扭捏捏不肯出来。满天的云深深沉沉,月亮躲在云里,把整个脸给遮住了。“去年中秋雨涟涟,今岁月儿未露面。想必嫦娥也害羞,轻扯云袖半遮脸。”我不由自主给她写了首“唐”诗。原来,中秋是否有月,文人的诗性还是能激发出来的。每到中秋,《今日头条》上写中秋的诗铺天盖地。中秋,全民皆诗人。


去年,2020年,爱你爱你年,是最浪漫的一年。国庆又挽中秋月,当然,这天我也写诗了。善琏湖笔小镇的微信公众号还推送了这首诗。诗名就叫《国庆又挽中秋月》。其实,我自己觉得写的不怎么样,所以在此就不贴出来了。说真,我不是诗人。


“又挽中秋月”。记得1982年的中秋节,也是和国庆同日。有人会说含山唐记性好,实际上那年我结婚。那是人生最不会忘怀,最幸福的时刻。那年中秋节,我和我的新娘子去了趟上海。看看上海滩逛逛南京路。买几件新娘子的新衣服。那时,蚕乡年轻人踏进婚姻殿堂之前,都想去上海玩玩。那是那个年代的时尚。去上海不像今天那么容易,要乘轮船。中秋节前一天下午四点多钟,我们从九里桥乘乌杭班到乌镇。船到乌镇,天已黑了。然后乘乌镇到上海的轮船。那条客轮比乌杭班大不了多少。轮船的机器轰鸣着,船舷处的浪花跳跃着。透过窗子,一轮明月虽还未圆满,再过一天就圆圆满满了。船走,月亮也走,似乎跟着你不离不弃。船里的旅客有坐着聊天的,或打瞌睡的,或几个聚在一起打扑克的。那几个做小生意贩卖农产品的小贩,干脆躺在座椅下面睡觉。那鼾声和着机器的轰鸣声,也许是中秋节前的最好乐曲。


第二天上午,船到上海大达码头。走出船舱,走上码头,看到真正的上海了。上海,真的很洋气。离开码头,走在上海的马路上。马路上,行人和车辆川流不息。看见南京路,古老而又现代。乡窝人进城,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竟分不出东南和西北。


国庆加中秋,南京路淮海路各个商场人头攒动摩肩接踵。城隍庙更是人满为患。上海真的大,人这么多,买东西好像都是抢的,像不要钱似的。我们乡下人没城里人有钱,买件衣服挑好看又便宜的。哦,那个时候买衣服还要工分券,这是上海人的专利发明。因为购买者众多,营业员不让你精挑细选。你拿着哪一件,就立马付钱。


吃好夜饭,两人走出小旅馆,走在中秋之夜的上海马路上。南京路两边的商店亮着霓虹灯,闪闪烁烁五光十色灿烂缤纷。上海,真美!不像乡下,天黑,黑咕隆咚伸手不见五指。只是,中秋之夜的上海,竟没看见月亮。也许是上海的房子太高;也许是上海的夜里亮而多彩。或许我们沉浸在欢乐的人群里;沉浸在城市多彩的灯光里;沉浸在自我陶醉的情感里。而我那乡下,月圆之时,走夜路不用手电。淡淡的月光下,秋虫低低吟唱着小夜曲。田野、村庄、小径,都笼罩在银色的月光之下。现在想想,还是乡下浪漫有情调。



又到中秋月圆时,天上明月泻清辉。2021,爱你始终如一。今日秋高气爽,夜里,可以一边吃月饼,一边欣赏月之圆满。在此,含山唐祝老师们朋友们中秋之夜,心悦心怡;阖家欢乐,万事顺意。


【配图来自网络,如侵权可联系删除。】


声明: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南太湖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南太湖号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联系作者并协助处理相关事宜。

责任编辑:唐坤田

0

下载南太湖号,发表评论

百度